标签  ”华宇娱乐在线登录“  下的文章

华宇平台官网_那个传说中的B站自研游戏,宣布停服了

1003

自从B站“主动”摘掉游戏公司的帽子之后,吐槽B站游戏就渐渐成为了国内游戏市场定期的“保留节目”。

玩家和分析师们热衷于讨论这款游戏的市场表现,以及探讨B站自研游戏在它上线后陷入沉寂的原因。

《神代梦华谭》这款背负了太多象征意义的游戏,实际在2017年才上线,在当时已经有了《战舰少女R》、《少女前线》和《崩坏3》等一众游戏产品的国产二次元赛道里,B站的《神代梦华谭》还算不上什么先锋。

2022年9月26日,就在“生日”离得最近的《战舰少女R》正忙着欢度自己的第八个周年庆时,除了B站自研标签外一直在游戏圈没什么存在感的《神代梦华谭》,则是静悄悄地在官方媒体上公布了游戏的停服公告,表示游戏将于2022年11月25日11:00起正式停止运营。

B站游戏“活着的传奇”,最终还是迎来了在简介里填上完整生卒年月的一天。

陈睿叔叔的自研游戏走了,但谁在乎?

《神代梦华谭》作为吐槽B站自研游戏的头号靶子陪同国内玩家走过了一段有趣的时光,但如今听闻它的“死讯”,大家还是不免有些意外。

不过,玩家们感到意外的并不是游戏突然宣布停服,而是“这游戏居然还活着?”

虽然顶着B站自研的标签,但《神代梦华谭》自上线次年开始便无可挽回地流向二次元赛道的边缘,流水和人气一落千丈。

据统计,在刚刚过去的八月,《神代梦华谭》的双端流水都没超过10万元。从2018年开始,这游戏的IOS月流水就没一次超过10万元

而《神代梦华谭》上线的时候是2017年,这样流水表现还能维持五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也算是身残志坚的典型代表了。

现在,《神代梦华谭》的关服公告挂在官方媒体账号上,阅读量甚至还比不上其他二次元游戏产品常规的活动更新公告。而玩家社区的反馈也同样冷清,除了少数感到淡淡悲伤的、仍在游玩游戏的玩家外,大部分玩家的评论都是“曾经玩过”。

关服这件事儿,在近两年在二次元赛道里并不新鲜,但二次元游戏产品往往和玩家的情感联系比较深,所以游戏在关服时往往还会有比较热闹的“葬礼”。

像是网易的《幻书启世录》就是一个例子。这款首月流水破亿,关服前月也能月入百万的二次元手游,最终因为流水下滑以及开发团队人手不足等原因,仅运营了一年多的时间便宣布关服。

但是,《幻书启世录》虽然仅陪伴了玩家们424天,国内玩家对这款游戏的感情却十分深厚,游戏宣布停服后,抱怨网易关停游戏、回忆游戏的优点以及怀念游戏角色的视频和帖子立刻塞满了玩家论坛,即便已经关服半年多,但国内游戏社区仍能不时看到玩家回忆吐槽这款游戏的帖子,怒喷网易“只看流水不看口碑”,这与《神代梦华谭》至今鲜有人问津,形成了鲜明对比。

至于《神代梦华谭》为什么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其开发商B站自然是难辞其咎。

B站的二次元游戏为什么不讨喜

B站正式上线的自研手游只有《神代梦华谭》一款,因此,我们在分析《神代梦华谭》的问题时,其实也是在聊B站自研游戏的“毒点”。

那么,就让我们现在来看看《神代梦华谭》究竟是一款怎样的游戏。

首先,给一个简短的介绍:《神代梦华谭》是一款由B站开发并发行的二次元TCG(集换式卡牌对战)手游。

从这个描述中我们能得到三个关键词“B站开发”、“二次元”和“TCG”。虽然对于现在的市场而言,二次元是开发商争相蹭热度的热门题材,但在2017年,B站*代理的超级爆款IP手游《FGO》也才刚刚进国内市场,而国产二次元游戏也都还处在蓄势待发的状态中,那时候的“二次元”在国内游戏市场,就算不能被称为“小众”,也很难说它热门——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款款游戏都追求七彩头发大眼睛的萌系日漫画风。

但即便如此,B站还是选择了二次元作为自研游戏的*站。这里面有B站游戏眼光长远看到了二次元游戏终将崛起的可能性,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它作为“守护*的二次元”的大本营,彼时基本盘基本上全部由ACG爱好者构成,选择二次元日漫风格算投其所好,能吸引更多本站用户前往游玩,对流水和玩家规模有所保障。

不得不说,当时B站对二次元的理解还是比较可靠,给《神代梦华谭》安排上了日系动漫美术风格,轻小说味道的游戏剧情,游戏配音方面则是邀请了雨宫天、上坂堇、野中蓝、阿澄佳奈、泽城美雪等一众在国内ACG爱好者之间颇有人气的明星声优,属实是“二次元浓度”拉满。

不过,除非你是《碧蓝航线》,否则二次元游戏想要做大做强,多少还是得在游戏性上下一番工夫的,而显然,《神代梦华谭》在这个方面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神代梦华谭》的开发团队为游戏选择了TCG的玩法,一部分玩家可能不熟悉这个游戏类型,但肯定多少听说过《游戏王》、《影之诗》、《炉石传说》等热门TCG游戏产品的名字。

而这类游戏的特点就是玩法较为深度,需要玩家具备一定的策略性,这导致游戏在游玩门槛上比较高,会劝退一部分不太喜欢“烧脑”操作的玩家,尤其鉴于当时国内手游正处于被吐槽和“弱智保姆软件”差不多的状态,TCG玩法其实并不讨喜。

不过,这并不是TCG玩法的问题,虽然不是人人都爱TCG,但优秀的TCG游戏产品还是能赢得不少受众,前文举例提及的那几款热门TCG游戏产品便是例子。然而,彼时B站的开发团队显然无法驾驭TCG这种对于数值、机制和游戏策略有着严格要求的玩法,在上线后不久,玩家便发现游戏存在严重的平衡性问题,部分附属神(类似于其他TCG游戏中的英雄或者职业)技能效果太过强势,使得使用其他附属神的玩家在对战时体验极差,这在强调PVP内容的TCG游戏里基本属于致命伤。

此外,《神代梦华谭》虽然是TCG,却引入了战棋元素和迷雾机制,前者的加入让玩法变得更加丰富,但后者的加入却使得游戏对局充满了随机性,玩家常常会因为无法率先预测对方的位置而陷入劣势,这对许多习惯了套路相对固定的其他TCG游戏的玩家而言也很难适应,于是吐槽游戏是“运气游戏”的声音也接踵而至。

附属神强度不平衡和迷雾机制,显示出B站自研团队在策划方面的不成熟,而他们的开发实力,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游戏本身的游戏性就已经存在问题了,而上线后更是bug不断,每次维护不一定能修好之前的bug,却大概率会产出新的bug,从无限卡顿,到显示错误,再到角色技能无限次使用……玩家最后甚至都搞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收集卡牌,还是在收集bug。如果说策划在平衡性方面做得不好,最终结果无非也就是大家都只玩最强卡组,但游戏bug不断,那就真是把游戏朝着悬崖下狠踹了一脚,玩家不想弃坑《神代梦华谭》都难。

总之,策划+程序双双不及格,这便是《神代梦华谭》给市场和B站的反馈。不过其实这都可以理解,毕竟阿B也是头一次搞游戏,有所不足也很正常。如果B站在之后的5年里继续努力,不断优化开发团队,加强技术储备,它的自研业务说不定还能慢慢成长起来。

可惜,在上市之后,B站的商业活动重心放到了开拓新的业务、削减游戏业务的营收占比的事情上,从此,B站游戏也就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在代理和自研游戏中摇摆不定

曾经有一份毛利率极高的自研游戏业务摆在B站面前,它没有珍惜,直到整个赛道风云变幻,传统渠道话语权衰退,它才后悔莫及。商业化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而如今,距离B站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已经过去了4年,B站的亏损问题从一开始被快速增长的用户数据掩盖,到现在的无法再被忽视,始终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

而B站游戏从曾经的营收扛把子,渐渐沦落到营收的吊车尾,其增长疲软的势态,无疑会进一步加剧市场对于B站能否扭亏为盈的质疑。

一部分分析师依旧乐观地看待其游戏业务占比逐步下滑的状态,认为这是其摆脱所谓“困于游戏”状态的证明,但事实上,如果失去了游戏业务,B站的变现压力只会陡增,并且它也会失去“同时作为玩家社区和游戏发行平台”这个与优爱腾等视频网站的差异化优势。如果有朝一日B站彻底放弃了ACG内容,它不见得会被突然涌入的其他圈层的用户捧成中国版Youtube,但它*会变得更像优爱腾芒快抖——而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B站自己也清楚地知道现在不可能割舍游戏业务,因此最近几年B站仍在不断加码游戏业务,投资收购游戏开发商。

据相关数据统计,2021年B站一共投资了57家公司,其中游戏公司20家,占到总投资数量的近三分之一,而2022年从1月到9月,又陆续投资了12家游戏公司。

而B站在放弃推进自研游戏后,就一直专注于代理联运的商业模式,但在传统渠道营收能力不断下降的今天,想要一直固守这个打法指定是没有出路的。

很多分析师将B站游戏“引擎熄火”的原因归结于没等来《FGO》的替代者,其实这话不太正确,当下在国内游戏市场,比《FGO》的更能打的游戏IP不是没有,比如震撼业界的《原神》就能算一个,而B站在《原神》上线之初也是*的渠道服代理商,但当年《FGO》把B站送到了纳斯达克,而《原神》呢?

《原神》虽然的确给B站社区提供了不少UGC内容素材,也吸引了不少玩家入驻,然而在游戏业务上,《原神》的流水大头都是被本家米哈游拿走的,B站靠渠道服吃到的流水,别说帮B站扭亏为盈了,就让它重新抽B站游戏业务一鞭子、让游戏流水环比重新“支棱”起来都难。

所以,B站真的想要重新让游戏业务重新回归高速增长状态,光靠代理爆款一招是不够的,只有靠自研游戏,采取研运一体的打法,重新把游戏业务的大头流水从其他开发商手里抢回来才是正道。

对此,B站也已经有所动作了。在去年8月举办的bilibili游戏新品发布会上,B站破天荒地一口气丢出了6款自研游戏产品,除了买断制单机游戏《碳酸危机》外,整齐划一的都是最能让Z世代为爱氪金的二次元游戏,品类丰富到从女性向到策略卡牌一应俱全,单从预告PV来看卖相都还不错。

不过,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B站自研游戏自《神代梦华谭》后沉寂了太久,我们现在完全不清楚其技术实力,对于近年来组建的新的自研团队究竟有几斤几两,我们只能等他们的游戏产品最终上线之后才能知晓答案,而在这些游戏排队等版号的这段漫长时间中,B站和游戏市场又会迎来哪些变数,B站游戏会不会再次落后于时代,这才是市场的忧虑之处。

华宇平台登陆_蜜雪冰城与杨国福们的「加盟生意」:是蜜糖,也是砒霜

0929

单品均价6-8块,全国开店20000家、一年营收超百亿、净利率远高于同行“奈雪的茶”。随着招股书公布,蜜雪冰城“闷声发财”的秘诀也呈现在了市场面前。

蜜雪冰城的业绩令市场瞩目,但也引来了争议,争议主要围绕它的“加盟”模式。这是一个和“开店门槛低”、“门店管控难”等标签相挂钩的模式,一谈起加盟,外界总会将其和一些负面新闻联系到一起。

但从商业视角看,加盟模式有其吸引人的一面。除了蜜雪冰城,上半年递交招股书的杨国福麻辣烫、以及A股上市公司绝味食品等同样以加盟模式扩张,这类企业相比直营餐企的共同优势在于扩张迅速、市场覆盖广,且在大环境不确定的情况下仍能保持一定利润水平。

当外部环境不确定,加盟模式格外具有吸引力。这两年,一些原本坚持直营的餐厅开始尝试加盟,例如上半年递交招股书的中式快餐老乡鸡,估值10亿元的张拉拉兰州手撕牛肉面,以及眷茶、比萨玛尚诺、蒙自源等。

对于餐饮行业来说,“加盟”是不可或缺的商业模式。如何放大加盟模式的优势,尽可能规避和控制相关风险,是这类餐饮企业建立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更大的规模

更稳的盈利

即便在外部环境不利的情况下,加盟制餐饮企业依然实现了较快速度的扩张。杨国福截至2021年Q3时的门店数量达到5783家,比2020年增加530家;绝味食品今年上半年中国大陆门店数量达到14921家,净增长1207家;蜜雪冰城的门店数量在去年末超过20000家,2021年和今年一季度分别净增7057家和1596家门店。

相比之下,直营餐企如海底捞、奈雪的茶、呷哺呷哺和九毛九等门店规模较小,数量分别为1435家、904家、1008家,475家。而且海底捞和呷哺呷哺的今年上半年门店数量有所下降,九毛九上半年门店增长了个位数,只有奈雪的茶上半年的门店净增87家。

加盟制餐饮企业不仅扩张速度快,它们的净利率也更稳定。财务数据显示,蜜雪冰城、杨国福的净利率能够保持在15%-20%。呷哺呷哺、海底捞近来一直亏损,奈雪的茶亏损也是常态,九毛九餐饮的净利率一直在10%以下,今年上半年的净利率只有3.29%。

不过,加盟制餐饮企业毛利率较低,蜜雪冰城、杨国福、绝味食品的毛利率基本在30%左右。而直营的海底捞、九毛九餐饮、奈雪的茶的毛利率往往能达到50%-70%。

同时,加盟制餐饮企业尽管门店规模大,但营收规模却不及直营餐厅。海底捞、呷哺呷哺、奈雪的茶、九毛九餐饮拥有更少的门店,但它们2021年的年营收量级分别超过160亿元、60亿元、40亿元、40亿元。而门店超20000家的蜜雪冰城,营收刚过100亿元,门店数量上万的绝味食品,营收仅60亿元;门店超过5000家的杨国福麻辣烫,营收刚过10亿元。

加盟制餐饮企业扩张快、盈利稳定,但毛利率和整体营收相比直营模式低。差异主要来源于二者商业模式的不同。

“卖货”是核心

加盟拓市场

对比几家餐饮企业的招股书和财报,会发现加盟制餐饮企业与直营餐饮企业的模式迥异:加盟模式下,企业不是挣顾客的钱,收入主要是向加盟商“卖货”。

2021年,蜜雪冰城103亿元的总营收中,有97%来自于向加盟商销售食材、包装、设备设施、营运物资;杨国福麻辣烫向加盟商销售货品的收入占总营收90%以上;绝味食品向加盟商销售卤制食品的收入占总营收比例接近90%。

加盟制餐饮企业的竞争核心就在于,如何让生产到销售的这一链路成本更低、效率更高。在生产端,加盟制餐饮企业提高效率的方式之一是自建工厂。根据蜜雪冰城招股书,蜜雪冰城已经建立起252亩智能制造产业园,13万平方米全自动化生产车间,可以实现现制饮品、现制冰淇淋核心食材的自主生产。

杨国福在成都设有43991平方米的自营工厂,保证核心调味料自主生产。绝味食品以300-500公里为半径布局供应链,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以21个生产基地(含2家在建)为中心的供应链网络,确保“日配到店”,保证产品新鲜度。

加盟制餐饮企业在生产端的另一个重点是控制成本。加盟制餐饮企业一方面会通过扩大规模来提高自身议价能力;同时,加强与供应商之间的合作也有助于平抑价格波动带来的影响。

根据AI蓝媒汇的报道,河南链果供应链CEO刘水生曾表示,蜜雪冰城的爆款产品柠檬茶,其原料柠檬属于囤库类水果,蜜雪冰城通过与产区合作社订单种植、产地囤货等形式,叠加当地政府一些农业补贴等因素,就能对抗行情波动,这个数据至少可以做到比竞对低20%。

此外,提高生产中的信息化、数字化水平,实现“以销定产”,也是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的重要方式。除了自行生产之外,餐饮企业还会通过委托生产、向外部采购的方式来获得食材,并把它们卖给加盟商。

在加盟制餐饮企业与它们的加盟商之间,仓储物流体系的效率决定了二者的合作效率,而且一些食材必须冷藏,对运输的要求也会更高,因此加盟制餐饮企业对仓储物流的投入也非常关键。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降低成本,加盟制餐饮企业主要通过与第三方物流企业进行合作来形成物流仓储网络。

尽管加盟制餐饮企业会通过多种方式来降低成本、提高供应链效率,但由于这一商业模式归根结底就是“卖货”给众多加盟商,相比于直接面对C端消费者的企业,这个生意较难获得品牌和服务带来的溢价。这也是加盟制餐饮企业的营收和毛利率相对较低的原因。

加盟制餐饮企业的另一重要业务是从加盟商收取的“加盟费”。这一业务的营收占比往往只有个位数,但是加盟店为企业带来了更多附加价值,这也是加盟制餐饮企业高效运转的核心。

一方面,通过大力扩张加盟网络,加盟制餐饮企业得以拓展销售网络覆盖,实现规模效益。这样,加盟制餐饮企业不仅能够提高对上游的议价权,也能触达更多消费者,从而促进它的主营业务增长。

同时,“加盟”意味着这类餐饮企业只需为加盟商提供初期培训、经营物料、选址和门店设计和装修等成本较低的服务,杨国福麻辣烫甚至聘请第三方机构对加盟商进行管理,这些都让“拓展和管理加盟网络”变得更简单。

但对于广大加盟商而言,钱并不好赚。加盟制餐饮企业相当于把标准化的单店模式外包,靠食材包装挣钱,相应的门店经营成本和风险则主要由加盟店承担。

首先,加盟店冷启动(包括加盟费和水电设备房租等初期投资)需要投入。根据官网、媒体报道,加盟杨国福麻辣烫的初期投资约为10-30万;绝味食品的初期费用约为16万元;蜜雪冰城的初期加盟费用加上原材料、房租、人力成本、设备等,需要至少37万。每个月的固定经营成本则包括原料、房租、人工、水电等;如果门店违反规定也会被罚钱。

加盟成本不低,而收入到底有多少、能否挣到钱是不确定的,主要取决于客流量和外卖订单量,以及产品定价。一种市场流行的说法是,“现在加盟蜜雪冰城,有20%的关店可能,30%的赚钱,50%收支平衡。”

这也是符合逻辑的。随着蜜雪冰城门店密度越来越高,各家门店的客流量正在被稀释。同时,蜜雪冰城的产品均价只有6-8元,加盟商没有定价权,去掉原料成本,加盟商每一笔订单到手的钱并不多。

风险与机遇并存

在外部大环境不确定的情况下,加盟模式的优势更容易被看见:无需承担过高的房租、水电、人工成本,能有相对稳定的利润水平,还能实现逆势扩张。长远来看,企业夯实加盟模式的过程,也是提高供应链效率、向产业上游延伸的过程,加盟制餐饮企业也因此获得开拓第二增长曲线的可能。

例如,蜜雪冰城、杨国福麻辣烫、绝味食品都在发展预包装食品,蜜雪冰城还在进军咖啡、饮用水赛道。绝味食品则重点围绕卤味、特色味型调味品、轻餐饮等与公司核心战略密切相关的产业赛道进行投资,并将自身的供应链网络、渠道能力对外开放,实现更广泛地协同。

“加盟”的优势也吸引了一众直营餐饮企业。

最典型的是老乡鸡,2020年开始,这家曾经宣称不做加盟的中式快餐企业在部分地区通过加盟模式拓展市场。金记酿皮、眷茶、比萨玛尚诺等餐饮品牌曾经一直通过直营模式扩张,但如今也在有限度地放开加盟。同样尝试加盟的还有新消费餐饮品牌如张拉拉手撕牛肉面等。这些直营餐企在探索加盟模式方面普遍比较谨慎,但加盟于它们而言是抵御风险、突破增长瓶颈的重要方式。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加盟制餐饮企业在享受模式便利的同时,也要承担相应风险。

一方面,加盟制餐饮企业对各个门店的管控能力始终是有限的,门店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的风险会高于直营模式下的餐厅。长期来看,频繁的食安问题会对品牌形象造成损害。同时,加盟制餐饮企业的主业是“卖货”,这种模式缺少溢价、毛利低,且随着门店密度的增加,增长天花板也会出现。

作为餐饮行业的一种重要商业模式,“加盟制”的机会和风险并存。如何*化模式优势,最小化模式风险,是留给所有的加盟制餐饮企业的长期命题。

华宇开户_5年1000亿,奇瑞急了

0929

核心观点

2022年迎来销量暴涨,奇瑞似乎已“系好鞋带”,准备找回昔日荣光;

在消费者认可度方面,与过去10年的低谷期相比,奇瑞没有实现太大的突破,这也是奇瑞发布“瑶光2025”战略的诱因之一;

未来5年,奇瑞平均每年研发投入要达200亿元,凭借奇瑞自身的造血能力,压力*。奇瑞若能顺利在2025年前完成IPO上市,将大大缓解自身的资金压力。

9月16日,奇瑞正式启动“瑶光2025”战略。

“瑶光2025”涵盖了当下新能源汽车的热门赛道,包括火星架构、鲲鹏动力、雄狮科技、银河生态等四大领域。

奇瑞将以此为基础,打造包含平台架构、三电、智能驾驶、智云平台、生态伙伴在内的13项核心技术。

为了达成目标,未来5年,奇瑞计划研发投资超1000亿,培养研发人才20000+人,建立300个瑶光实验室,支持交叉科学和跨界技术研究。

活动现场,奇瑞董事长尹同跃表示,奇瑞控股预计在2025年之前完成IPO上市。

作为国内传统整车制造集团中*未上市的玩家,每次转型之路都不尽人意的奇瑞,这次真急了。

01自主一哥

放眼过去十年国内的自主汽车市场,长城、长安、吉利、比亚迪等自主品牌声名显赫。但在此前自主品牌的发展初期,奇瑞也曾一览众山小。

从2003年到2010年,奇瑞曾连续八年拿下自主车企*的头衔。

成立于1997年的奇瑞,前身只是芜湖一家村办工厂,在几间破瓦房,干起了自己的造车事业。

1999年,奇瑞*辆汽车正式下线,由于没有造车资质,奇瑞不得不出让20%的股份,把品牌挂靠在上汽名下。

2001年,上汽奇瑞风云就此诞生。凭借着低廉的售价,风云迅速抢占市场。2003年奇瑞脱离上汽,开始了自己的独立造车之路。

同年,奇瑞ACTECO系列*代发动机正式下线,奇瑞*台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发动机由此诞生,也奠定了奇瑞自主研发的“理工男”形象。

与此同时,奇瑞推出了三款轿车,分别是奇瑞QQ、东方之子和旗云。

奇瑞QQ作为早期“国民神车”,使得奇瑞成为继大众、通用之后,第三个成为年销量超30万辆的车企。2007年,奇瑞甚至超过了大众、通用等一系列汽车品牌拿下了国内车市的销量冠军。

2009年,奇瑞开始走多品牌路线,相继推出了开瑞、瑞麒、威麟等子品牌,产品线涵盖从低端到高端,从面包车到SUV等。

在有限的资源和精力下,过多的品牌分散了奇瑞有限的资源。奇瑞的品牌没能找到准确的定位,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自家车型的混乱。

多生孩子好打架,这让奇瑞陷入了自我竞争之中,自家不同品牌产品的定位没有做好区隔,只得内耗。

奇瑞的销量也开始下滑。2020年奇瑞销量为73万辆,与10年前68万辆的销量相差无几。

随着消费升级,A00级燃油车市场份额不断萎缩,燃油版的QQ成为绝响。

继奇瑞QQ之后,奇瑞再难有一款具备市场统治力的代表作,瑞虎、艾瑞泽都难现QQ的辉煌。

与对手相比,长城的哈弗H6、吉利帝豪等车型,均成为大热的车款,此消彼长之下,奇瑞汽车逐渐“失落”。

“奇瑞不过是在高速前进的途中,蹲下来系了个鞋带。”在奇瑞销量被吉利、长城等自主车企超越之时,尹同跃如是说道。

2021年,奇瑞销量迎来大幅增长至96万辆。2022年6月-8月,奇瑞集团连续3个月单月销量突破10万辆。今年8月,奇瑞销量达14.2万辆,同比增长111%。

在新能源板块,2022年8月,奇瑞新能源汽车共销售2.8万辆,1-8月累计销量16.6万辆,同比增长200%。其中,以奇瑞小蚂蚁和QQ冰淇淋为代表的新能源乘用车,实现年内累计销售15.8万辆,同比增长238%。

2022年迎来销量暴涨,奇瑞似乎已“系好鞋带”,准备找回昔日荣光。

02“系好鞋带”

奇瑞尽管销量暴涨,但从销量结构来看,软肋也很明显。

就新能源汽车表现而言,依靠售价3.99-5.75万的QQ冰淇淋,和7.39-9.4万的小蚂蚁两款微型车来支撑奇瑞新能源销量,有些先天不足,并不能为奇瑞带来足够的收益。

奇瑞QQ一度是奇瑞的名片。在多年后的今天,奇瑞再想以QQ冰淇淋来统治新能源微型车市场,殊为不易。

更何况该细分市场还有宏观MINI EV等爆款车型横亘在前,奇瑞新能源微型车销量上升空间不足。

为进一步开拓新能源市场,奇瑞在整车平台规划上,将会打造三大平台:分别是纯电平台E0X、轻型商用车纯电平台C0X,以及混动平台T2X。

在整车平台规划敲定后,奇瑞计划未来5年投放33款新能源产品,其中纯电产品高达19款。

按奇瑞规划,2023年要实现100万辆电动车销售(含混动)。

另一方面,过往奇瑞在高端市场的表现乏善可陈。

奇瑞对高端化的尝试,从未停止。在2009年,奇瑞就开辟了瑞麒高端品牌,之后又耗重金打造了观致品牌,但两次高端化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2007年,由奇瑞和以色列量子基金共同成立的观致,在2014至2016年,累积亏损达66亿元,2017年宝能集团以66.3亿元的价格收购其51%的股份,观致品牌自此易主。

2009年推出的瑞麒因为销量乏力,仅仅三年该品牌即被停用。

成立于2018年的星途汽车,是奇瑞冲击高端市场的第三次尝试。

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曾说:“捷途是奇瑞的斯柯达,奇瑞是大众,星途就是奇瑞的奥迪。”

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8月星途销量5543辆,同比增长214.4%;1-8月销量2.9万辆,同比增长57.8%。

单看数据,5543辆的销量对如今的中国市场来说,不算前列,但已显露一定的增长态势。

星途的*高端纯电中型轿车E03将于2023年第四季度推出,新车基于BEV平台全新打造,配备华为智能座舱。

奇瑞在其“瑶光2025 奇瑞科技DAY”主题活动上,还对外公布了华为智选车与奇瑞合作的智能电动汽车品牌计划,该品牌将基于代号为EOX的平台打造,目前已规划了5款高端智能电动车型。

双方将于2023年推出其中2款车型,其中一款车型售价预计超过30万元。这将是奇瑞对高端市场的又一次尝试。

在国内市场,奇瑞有所承压,但好的一面是,奇瑞海外业务强劲。

奇瑞汽车2021年出口销量达到了26.9万辆,同比大增136.3%,连续19年成为中国出口量最高的车企。

截至目前,奇瑞在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汽车产品,在全球已经建立了六大研发基地、10个海外工厂、1500余家海外经销商和服务网点,海外总产能达到20万台/年。

国内国外市场双向发力,给予奇瑞更多的可能性。在吉利、长城等车企纷纷开启海外战略之时,奇瑞已走在前列。但海外市场的开拓并非可以一蹴而就,国内市场仍是重中之重。

在消费者认可度方面,与过去10年的低谷期相比,奇瑞没有实现太大的突破,这也是奇瑞发布“瑶光2025”战略的诱因之一。

在国内市场,奇瑞对手颇多,上汽、吉利、长城等老牌巨头,在新能源转型的道路上已取得一定的成效。奇瑞现在想重攀高峰,与20年前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相比,难上加难,魄力与实力缺一不可。

03战略 “B”面

奇瑞在智能化、电动化方面的进展并不顺利。

当行业头部玩家纷纷在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动力电池等核心技术板块大秀肌肉时,奇瑞却时常“失语”。

此次5年1000亿的研发投入规划,也是奇瑞为了弥补短板所做出的必要花费。

像奇瑞这样的大手笔,并非个例。

各大车企不断加注,试图通过大额的研发投入,掌握智能电动时代的主动权,抢占下一个汽车消费爆发的先机。

2021年6月28日,长城汽车发布2025战略,目标是2025年实现年销400万辆,其中80%将是新能源汽车,营业收入将超过6000亿元。

为实现这一目标,长城汽车未来5年内累计研发投入1000亿元,聚焦新能源和智能化两大领域,发力纯电动、氢能、混动等领域,以及在低功率大算力芯片,碳化硅等第三代半导体关键核心技术,和信息融合,人工智能等产业进行布局。

去年10月底,吉利汽车的“智能吉利2025”战略提出,在2025年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商业化,并且完全掌握L5级自动驾驶。其2025年的总销量目标为365万辆,极氪和吉利汽车集团分别为65万和300万辆。新能源车销量目标为90万辆,占比30%。

为此,吉利预计5年内研发投入达1500亿元人民币,拥有5大研发中心、5大造型中心,以及10个国际一流重点实验室。

对于中国汽车产业,2025年无疑是一个关键年份。

作为“十四五”战略的收官之年,在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时间表中,2025年都是十分重要的阶段性节点。

奇瑞的烧钱之路已经启程。

9月26日,地平线宣布获得奇瑞的投资,资金将主要用于车载智能芯片的研发迭代与量产应用。

同时,双方官宣,在目前车载智能交互领域的合作基础上,正式开始在高阶辅助驾驶领域的新合作。

自2021年双方达成合作后,奇瑞在进行电气化转型的同时,旗下多款车型也在逐渐上车地平线芯片。

今年的奇瑞瑞虎8 PRO等多款新车型,已经开始搭载征程3芯片。地平线也将作为奇瑞战略中的E0X平台核心服务商,和奇瑞在“芯片+算法+工具链”多方面展开合作。

产业格局变化不断,每一家车企都身处于新旧赛道转换的关键节点,群雄共逐2025,奇瑞要顶住压力,其实并不容易。

目标与现实有所差距在所难免,这些研发计划也未必一定会如期落地,但研发所需的巨额资金却不可避免。

未上市的奇瑞在融资方面存在一定的劣势。

2021年,奇瑞集团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56亿,同比增长1.2%,这是奇瑞集团连续第四年营收突破千亿元。

根据规划,未来5年,奇瑞平均每年研发投入要达200亿元,凭借奇瑞自身的造血能力,压力*。奇瑞若能顺利在2025年前完成IPO上市,将大大缓解自身的资金压力。

多年的技术积累,以及诸多尝试获取的丰富经验,是奇瑞的*背书,奇瑞也展示了足够的魄力,势在必行,不进则退。

04结语

在“瑶光2025 奇瑞科技DAY”活动上,尹同跃表示,“瑶光2025”战略是奇瑞加速向全球科技公司转型的“冲锋号”和“宣言书”。

后浪逐前浪,奇瑞虽遇“滑铁卢”,但其以全新的姿态冲进竞争旋涡中心,未尝不能再一次成为时代主角。

大道如砥,行而不辍。奇瑞经历了摸索造车的艰苦岁月,到横冲直撞的野蛮生长,以及谋求升级的坎坷多磨,终回到回归理性的再次出发。

华宇注册开户_vivo冷饭热炒,折叠屏手机没有新故事

0928

日前,vivo发布其最新款折叠屏手机vivo X Fold+,售价9999元起。2K+120Hz LTPO屏、高通骁龙8+旗舰处理器、浮翼式铰链方案、四摄相机模组、蔡司联明后置镜头、4700mAh电池......从配置上来看,这款折叠屏手机在硬件上延续了vivo以往“堆料到顶”的风格。

从2019年起,三星和华为双双推出自家*折叠屏手机,其产品总能出现在大众视野,既“神秘”又“多余”。一晃三年过去,折叠屏手机虽然还没能成为“主力机”,但在2022年,却也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01.大家都“爱”折叠屏?

放眼整个智能手机市场,三星、华为、荣耀、小米、OPPO等主流手机厂商均先后发布了折叠屏手机,尤其是今年,新款折叠屏手机发布消息频频。华为Mate Xs 2、vivo X Fold、荣耀Magic V等,仅2022年*季度,就已有7家手机厂商、20款折叠屏手机进入市场。

与此同时,各家手机厂商在产品设计方面也是各有侧重,找寻着自己的赛道。比如三星继续打磨横向和纵向折叠屏,以覆盖不同用户群体;华为的横向折叠屏同时有着内折、外折两种产品线;小米在第二代产品上调转路线走向轻薄时尚;OPPO则瞄准了较小尺寸机型的市场需求;联想试图以moto的名义打造商务型产品。

进入到2022年,折叠屏手机不似以往为了“猎奇”和“炫技”,各家手机厂商这次是真的将其视为新增长战略的重要一环。究其背后的原因,既有市场大环境下的趋势所导,也有对破解企业增长瓶颈的内部所需。

据调查机构Counterpoint历年提供的报告,自2017年起,全球手机出货量已经连续五年出现下跌。2022年*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量下滑了7%,中国市场下降幅度为14%。而另一边,自2018年至2020年,全球折叠屏手机出货量从19.8万台增长至280万台,2年间增长就超过了14倍。Counterpoint预测,2022年底,这一数字将达到1830万台。

很明显,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正在经历一场销量“寒潮”,而折叠屏手机有望成为这场“寒潮”中的“取暖”工具。

与此同时,当手机不好卖了,要想维持收入增长,就只能在提升利润上下功夫,而手机利润最高的地方在高端市场。

2021年,苹果公司手机业务营收达1960亿美元,比处于其后的三星、OPPO、小米和vivo四家企业收入的总和还要多;据苹果2022财年第二季度财务业绩显示,该季度营收为972.78亿美元,净利润为250.10亿美元,苹果的毛利率高达43.7%。

占据高端市场对手机厂商们来讲,不仅意味着自身形象和市场竞争力的提升,还意味着更高的利润和更大的话语权。而借助折叠屏产品,处于追赶地位的手机品牌有望实现“弯道超车”。

此外,屏幕信息呈现内容的多少取决于分辨率和尺寸,当分辨率达到人眼视网膜分辨能力后,更多的信息传输密度就要依赖显示屏尺寸的增长。因此我们看到,从2010年到现在,智能手机屏幕已由3.5英寸增长至6英寸,甚至6.5英寸,以16:9的屏幕比例计算,显示面积增长率接近200%。

随着人们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地从智能终端产品中,获取生产、工作和生活的相关信息,屏幕信息内容不断增长和终端形态便携化之间的矛盾,未来大概率将由折叠终端产品来解决。

无论是从市场数据,行业趋势,还是企业经营、用户需求,折叠屏手机似乎都被委以重任。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折叠屏手机要真正“火”起来,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02.折叠屏手机“鸡肋”凸显

据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67.5%的受访用户不购买折叠屏手机的原因是“担心其质量问题”,59.5%的受访用户则因“价格贵”没有购买;对于折叠屏手机的期待,65.1%的受访用户表示期望折叠屏手机的硬件或软件能够得到改进。

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折叠屏的投诉中,屏幕折痕、显示故障、制造工艺差、铰链损坏等等,都是创新的折叠形态所带来的代价。

在不大的机身下加入一个复杂的铰链,虽然能实现展开大屏,但铰链也占用了大量的外屏空间,让折叠屏手机外屏变成一个异性的长条形。而元器件在长期反复的弯曲循环过程中出现问题概率极高,也会影响产品的使用体验。

同时,铰链的厚度和重量也直接决定了整机的厚度和重量,而为了平衡屏幕增加和铰链带来的重量,有时不得不采用牺牲电池容量的方法。

以三星折叠手机Z Fold 3为例,该款产品的电池容量为4400mAh,同年早期发布的直板手机S21 Ultra的电池容量则达到5000mAh。显示屏越大耗电量越大,而电池容量却更小,产品性能处两难境地,续航体验不尽如人意,直接影响了折叠手机的体验和普及。

诸多问题汇聚之下,折叠屏手机就常常成为了一个顾此失彼的实验品。而在产品设计之外,折叠屏手机的价格和应用场景也是阻碍其大面积铺开市场的两大障碍。

此前,小米在发布折叠屏手机Mix Fold 2的同时,也公布了其售后维修的价格,换一次内屏需要4899元,相当于换一次内屏,差不多一台iPhone13就没了。

但这也不能怪小米“狮子大开口”。据官方透露,小米Mix Fold2这块是采用*定制的超高屏占比屏幕,成本是普通柔性屏幕的一倍,内屏还采用了新技术,功耗低造成了良品率低,成本可以说是进一步提升,内外两块屏幕单纯成本就要4000块以上。

无独有偶,OPPO Find N配备的铰链是*实现悬停的水滴型铰链,单个成本也要近800元,是目前市面上折叠屏铰链成本的3倍。

本身就因良率较低、铰链需要单独设计研发、折叠盖板方案待摸索等诸如此类的因素,大幅增加了折叠屏手机的物料成本。而一些手机厂商还在某些组件上追求“精益求精”,这使得折叠屏手机的整体成本和价格一直都居高不下。

尽管,现在已有不少企业开始平衡配置,拉低其销售价格,但目前折叠屏手机的价格大都在万元左右,处于智能手机价格梯度的*,超出了大多数消费者的承受范围。

除次之外,折叠屏手机能否走向更多用户,也在于其是否能为相应场景和潜在需求提供一个“软生态”。简单来说就是,要有更优秀的操作系统、应用软件以及更适宜的应用场景,使折叠屏手机与普通手机在用户体验上拉开区分度,以增加折叠屏手机的用户黏性。当年苹果能够在短时间内重新定义智能手机形态,关键就在于其运行的操作系统结合硬件来共同打造体验。

目前折叠屏手机最容易被普通用户感知的,是通过分屏+小窗将多个应用同时呈现的多任务体验。理论上来说,多任务能够带来使用效率提升,但仅是这样的改变难以让人眼前一亮,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改变交互,革新智能手机形态,恐怕也还差得远。

03.全产业改如何革新?

事实上,手机市场整体低迷并不只是外部环境所致,真正让手机厂商头痛的是近年来智能手机需求的明显放缓。据行业分析公司Counterpoint最新数据表明,目前手机用户的平均换机周期已超过31个月。

而此前中国移动终端实验室发布的一份消费趋势报告中也显示,78.6%的用户更换手机是因为旧机型的损坏、运行速度变慢/卡顿、内存不足等原因导致的被动换机,因为喜欢尝鲜和定期更换手机的用户仅占比15.5%。

想刺激消费者的购机欲望,只靠在既有的影像、快充、屏幕大小等方面的“微创新”,显然已经是不够了。

在这样的认知下,折叠屏手机这种形态有足够的辨识度,部分使用场景确实也能带来更好体验的品类,从需求上讲可以激发消费者的换机需求,从技术上讲则可以促进厂商的研发积累。

于是我们能看到,单在铰链这一点上,OPPO Find N借助水滴形铰链技术,把屏幕中间的折痕做到相对平整;为了打造航天级浮翼式铰链,vivo 投入了远超直板机三倍人数的设计研发团队;荣耀Magic V则搭载了目前业界最薄的超薄悬浮水滴铰链,做到了行业最小的弯折半径......

折叠屏市场一下子变得好热闹,原本仅仅是为数不多的品牌探索方向,到了今年就变成了主流品牌皆以高端定位,进入各自瞄准的市场空间。无论消费者喜欢怎样的产品形态,对厚薄、功能、造型有怎样的追求,都能找到更符合自己的折叠屏。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要想做好折叠屏手机的产品升级,不仅要对屏幕、铰链、结构、软件系统等各类技术瓶颈进行集中突破,也要在硬件升级、软件搭配、应用生态布局三方面做好同步。而这些并非是一两家手机企业可以做到的,需要在每个环节上的参与者均有创新突破,才能带动整个行业飞速向前。

而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在推出更多折叠屏新品的同时,更应着手填平折叠屏的体验升级与市场期待值之间的落差。毕竟折叠屏手机如何在应用体验、使用手感以及功能性等方面,做出与智能手机之间的区隔,才是未来形成真正增长动力的关键之处。可以预见,折叠屏手机从“特色机”发展到“主力机”,还有很艰难的路要走。

华宇注册开户_友友天宇完成数千万元Pre-B轮融资,科力创投投资

0926

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北京友友天宇系统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友友天宇)近日完成数千万元Pre-B轮融资,科力创投投资,航行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本轮融资资金主要用于补充公司的现金储备以及开展市场推广。友友天宇此前已完成四轮融资,投资方分别是CBC宽带资本中关村发展集团、国创城谷国投创业

据公开资料显示,友友天宇成立于2010年1月,是一家云计算基础软件产品开发商,聚焦底层数据虚拟化和网络虚拟化技术开发。旗下产品有云操作系统CloudWare、IT系统运维平台NetVM、分布式数据库DataCell等。

本文来源投资界,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1008.shtml

华宇注册开户_智能眼镜公司「奇点临近」完成亿元天使轮融资,愉悦资本领投

0920

投资界(ID:pedaily2012)9月13日消息,奇点临近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点临近”)宣布完成亿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由愉悦资本领投,经纬创投、华映资本跟投,云岫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奇点临近成立于2021年12月,是一家以全天候智能眼镜为核心方向的科技创新企业,致力于以纵向一体化的模式,从硬件、软件、算法全链路底层技术入手,用不断创新的技术和解决方案,打造解放双手、一镜走天下的革命性智能眼镜产品。

风口再度袭来 技术拐点催生产品革命

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及AR技术的发展,智能眼镜又一次站上风口。不同于十年前Google Glass的昙花一现,也不似上一轮AR创业风潮,奇点临近认为,一场让眼镜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划时代革命已到临界点。

近年来,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化产业基础快速发展,显示、交互、算法、算力等智能眼镜底层技术,与当年产品所处的时代相比也有了巨大改变。可以想见,Web 3.0下的人机交互将更为多维,对PC、手机、平板等产品而言,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仍被分割在屏幕内外,而AR技术下的智能眼镜,可以将两者打通融合,有望彻底革新我们获取信息和生产生活的方式,打开无边想象。“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有想象力、最具创新性的个人产品,将会彻底改变人和数字世界的交互。”奇点临近创始人表示。

业界也普遍看好智能眼镜,认为其有望作为下一代人机交互中心和移动终端得到广泛应用。目前,智能眼镜在部分行业市场已开始落地萌芽,但现有产品的重量、续航、佩戴舒适度,离“下一代人机交互中心”的定位要求仍有差距,因此在更广泛的应用领域,尤其是消费市场,至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爆品出现,亟待一场“产品革命”。

奇点临近给出最优解:眼镜“智能”化+纵向一体化

一款理想的智能眼镜,需要支持长时间穿戴,这对重量、舒适度、续航、散热都提出考验;同时,作为日常佩戴的物品,兼具科技和时尚属性,因此也对产品外观设计、品质美感、个性化等提出更高要求。此外,智能眼镜的原理构造,从采集单元、计算单元再到显示单元,涉及显示、交互、操作系统、应用生态和芯片等一系列关键技术。如果采用“智能眼镜化”的底层逻辑和供应链技术集成的开发模式,简单堆叠智能功能,很容易导致“眼镜变头盔”。

奇点临近创始人强调,需要想清楚眼镜的底层逻辑,找到眼镜才能发挥的独特作用。“我们认为,智能眼镜最独特之处,在于能够用第一视角感知环境、识别万物,即时反馈信息在眼前,同时解放双手、助人效率倍增。”奇点临近的产品开发底层逻辑为“眼镜‘智能’化”,即在满足用户日常佩戴的基础上,提供智能化的体验,瞄准用户最为关注的三大基本属性:高频、普适、出街,在重量、续航及佩戴舒适度上进行深度创新,同时支持屈光度调节,真正实现一镜走天下。

如何实现这样的极致产品?奇点临近的解决方案为“纵向一体化”,实现终端特性的顶层设计与操作系统、算法、应用等底层协同,从技术根源上解决问题。

这就要求团队一要具备新品类硬件开拓能力,二要具备完整系统架构能力,三要具备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能力,而这正是奇点临近创始团队的优势。奇点临近核心成员来自华为、大疆等中国顶尖科技企业,在以上领域均有行业首创式的经验,团队体系相当完整,更重要的是,创始人曾成功打造千万级销量的品牌旗舰产品,拥有对用户需求、产品开发、技术创新的深刻理解和预判。

奇点临近创始人表示:“我们一直做旗舰手机,对高品质、设计美感、极致用户体验的追求,是融入团队骨髓里的核心基因。我们对智能眼镜的关注超过十年,对底层技术有较深的理解,认为相关技术已接近爆发的临界点。我们希望能以中国科技创新者的身份,探索智能眼镜的全新定义,做出用户想要的极致产品,用这个支点撬动真正的智能社会。”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表示:“智能眼镜是继个人电脑、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具有广阔的前景,技术难度颇高。奇点临近团队长期在相关领域耕耘,技术超前、经验丰富。相信他们的产品能成为元宇宙生态的重要构建者,从而为广大用户提供前所未有的、富有魔力的全新体验。”

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表示:“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持续加强,但我们仍然相信有开创意义的新技术、新趋势是突破口。目前来看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和交互入口的是智能眼镜等可穿戴AR设备,未来的娱乐、教育、办公、出行都可能通过此类终端来实现。奇点临近团队拥有在头部科技企业多年沉淀的技术能力和开发经验,兼备对消费电子产品的深刻洞察,以及规模化量产经验和质控能力,我们非常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期待其带来突破性的创新产品。”

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表示:“作为替代手机的下一代计算终端,国内AR眼镜终端整机和上游技术栈都在快速走向成熟,在这个时间点布局奇点临近,是在对的时间、对的赛道、投资对的人,我们非常看好奇点临近团队未来可以在这个长坡厚雪的赛道成为重要的推动者乃至定义者。”华映资本投资总监刘天杰表示:“奇点临近团队出色的行业背景、研发力和执行力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团队在手机时代多款成功的旗舰产品的整机定义和开发经验,是目前国内AR整机厂商所稀缺的,也是探索下一代爆款智能终端所必须的。期待在融资的助力下,奇点临近加速消费级AR产品的场景落地和技术探索,做计算平台迁移大潮的不可忽视的推动力量。”

本文来源投资界,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0343.shtml

华宇平台注册地址_玩具/潮玩上半年财报观察:IP成盈利关键,海外业务长板变短板

0916

8月,玩具及潮玩公司陆续发布了2022年半年报,因受疫情反复和国际局势等因素的影响,玩具及潮玩公司过得并不如意。

2022年上半年,泡泡玛特在业绩上依旧领跑,尤其是推新IP的能力得到验证,却因为疫情反复造成的短期影响使得净收稍有下降;元隆雅图依靠“冰墩墩”、“雪容融”IP实现营收增长,但也不是长久之计;沐邦高科实现整体盈利,玩具业务方面却在亏损;尽管星辉娱乐和奥飞娱乐业绩有所改善,也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整体业绩上,盈利和亏损的公司各占一半。泡泡玛特、元隆雅图和美盛文化位列前三,净利润分别为3.33亿、1.74亿和6042.11万元,其次是沐邦高科和实丰文化;凯知乐、高乐股份、奇士达是2022年上半年亏损最严重的三家玩具公司,分别亏损了6362.3万元、5723.7万元和4354.2万元。

潮玩品牌中,TOP TOY 2022上半年营收2.06亿元,同比增长116.84%,IP小站和九木杂物社上半年分别收入0.41亿元和4亿元,营收同比下降。

15家玩具及潮玩公司加起来的总营收为96.3亿,总利润靠泡泡玛特撑起3.76亿。

面对疫情反复和国际局势复杂严峻、高通胀等不利因素,玩具/潮玩公司除了降本增效、优化资产结构业务布局、合理安排生产经营计划外,还积极开发自有IP或推出联名产品,开展创建新媒体平台、元宇宙等新业务以此寻找新增长点。

“IP热”成就玩具公司

元宇宙、新媒体平台助力新增长

今年上半年,玩具公司中实现盈利的共有6家,这些公司主要通过热门IP及IP联名实现盈利,与此同时积极发展新业务,寻找新增长点。

2022年上半年,泡泡玛特毫无疑问拔得了头筹,实现总营收23.59亿元、盈利3.33亿元。尽管如此,泡泡玛特或多或少受到了疫情反复的短期影响,净利润同比下降了7.2%。

泡泡玛特以艺术家挖掘、IP运营、消费者触达、潮流玩具文化的推广及创新业务孵化为主要业务重点,其中IP运营和设计是推动泡泡玛特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泡泡玛特的自主产品是其营收核心,占总营收的91.4%,按照IP划分包括自有IP、*IP和非*IP。

在自有IP方面,2022上半年,泡泡玛特头部IP推出新品,SKULLPANDA、Molly和Dimoo分别实现收入4.62亿元、4.04亿元和2.9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152.3%、98.3%和45.6%。2022年1月推出的SKULLPANDA第五个系列夜之城,截止至2022年6月30日单系列销售收入达到1.79亿元。

在品牌联合方面,泡泡玛特与Moncler、可口可乐推出联名款;在艺术家合作方面,联合韩美林、大久保、PHILIP COLBERT推出多元的艺术风格潮玩。

在消费者触达方面,泡泡玛特主要通过线下渠道、线上渠道、会员运营、港澳台地区及海外渠道实现营收。其中,泡泡玛特中国大陆地区的线下渠道方面新开23家门店,增至308家,机器人商店新开55家,增至1916家,总计收入达到10.95亿元,同比增长21.8%。

中国大陆地区的线上渠道方面,主要收入来源来自泡泡玛特特抽盒机,达到5.44亿元,收入占比55.6%,同比增长67.2%,其次为天猫旗舰店,收入达到2.45亿元,增长11.8%。财报显示,泡泡玛特2022年上半年线上渠道的收入增长主要源于品牌影响力和会员人数的增加,其累计注册会员总数为2305.9万人,新增注册会员347.9万人,会员贡献占营收的93.1%。

同样实现盈利的还有元隆雅图,其以礼赠品和新媒体营销为核心主业,实现营收19.46亿元,同比增长108.85%,盈利1.74亿元,同比增长206.41%。

在报告期内,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及冬残奥会特许纪念品零售商,以及徽章、钥匙扣及其他非贵金属产品、毛绒和各类材质玩具、贵金属制品等品类的特许生产商,除合作伙伴赞助商定制的产品外,开发和销售特许纪念品近700款,其中包括“冰墩墩”、“雪容融”毛绒玩具、盲盒、造型手办、饰扣、水晶球、徽章、贵金属、彩色冰墩墩八大系列。

上半年,冬奥特许纪念品收入突破10亿元,同比增长1716.92%,占总营收的54.56%。

此外,元隆雅图积极布局元宇宙业务,于2021年12月成立全资子公司元隆宇宙数字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元隆宇宙”),2022年初又通过元隆宇宙设立了上海喔哇。

元隆宇宙定位为以IP为核心的元宇宙营销机构,目前已形成数十人的团队,已签约及合作40余位头、腰部虚拟人,并发布*虚拟人与虚拟萌宠组合“嫦小月”&“作作兔”,开展虚拟人直播代言、虚拟人数字藏品、虚拟人周边等应用探索。

上海喔哇定位于数字藏品的开发和运营,利用数字藏品的资产价值、用户粘性和创意玩法,结合公司“虚实结合”的优势,为品牌客户提供数字藏品和实物礼赠品、品牌营销活动以及品牌产品相结合的整合营销方案,目前已有上海豫园、上汽大通、元气森林、戴尔等多个品牌的成功案例。

另外一家实现盈利,并保持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的是美盛文化,营收达到8.4亿,同比增长63.79%,盈利6042.11万元,同比增长131.21%。财报显示,美盛文化营收增加主要是因为公司收购和成立新公司以及母公司、玩具制造公司所致。

美盛文化的产品主要包括IP衍生品、动漫、游戏等文化类产品及内容发行业务和智慧营销业务等服务,重点开拓上下游业务,完善产业链,构建“自有IP衍生+内容制作(动漫、游戏、电影)+内容发行和运营+新媒体运营+衍生品开发设计+线上线下零售渠道”的文化生态圈。

从收入构成上看,2022年上半年“玩具制造”收入占美盛文化总收入的32.90%,营收2.76亿元,同比增长93.22%;“动漫服饰”营收为2.15亿元,同比增长27.1%,占比25.64%;“传统衍生品”营收5409.89万元,同比增长453.82%,占比6.44%。

美盛文化目前不仅拥有“同道大叔”等国内知名原创精品IP,还深化与迪士尼、漫威、任天堂等公司的合作共同开发“星球大战”、“冰雪奇缘”、“魔兽”、“超级马里奥”、漫威英雄系列等IP衍生品。2019年初,美盛文化收购了新NEW TIME,并于2021年与泡泡玛特开始合作生产潮流玩具。

除此之外,美盛文化致力于打造新媒体平台,准确切入AR、VR领域,与国内*的AR、VR内容创造和发行商创幻科技和VR线下体验互动平台超级队长展开合作,进行虚拟现实领域的前瞻性产业布局。

沐邦高科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86亿元,净利润8712万元,同比下降69.02%。该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单晶硅棒、硅片的生产销售、益智玩具业务、医疗器械业务、教育业务以及精密非金属模具业务,为沐邦高科实现盈利的主要是依靠公司收购的子公司豪安能源,2022年5月和6月营收达到了2.39亿元。

根据财报显示,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是因为上年同期计提子公司美奇林2020年度业绩承诺补偿款2057.20万元。而今年受疫情影响,玩具业务方面亏损,报告期内子公司邦宝有限,主要经营教玩具研发生产销售业务,实现营收7256.98万元,亏损1808.37万元。

财报指出,2022年上半年,新冠疫情持续蔓延,上游大宗商品原材料涨价压力不断传导,下游行业需求复苏不稳定,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加之短视频运营、直播带货等新媒体对传统实体行业的冲击等不利因素,公司生产经营均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玩具类业务销售持续下降,直接影响了公司的经营业绩。

该公司的益智玩具以塑料积木玩具为主,主要包括科普系列、编程机器人系列、城市系列、婴幼儿系列及IP授权系列,总共20多个系列200多款热销产品。

沐邦高科上半年重点围绕IP授权、盲盒以及国潮风等潮流产品进行研发推广,目前已有“斗罗大陆”、“空天文创”、“中船文创”、“奥特曼”、“樱桃小丸子”、“三只松鼠”、“京剧猫”、“Oringa 问号鸭”、“麦杰克小镇”、“神兽金刚”等知名 IP 授权。

另外两家实现盈利的是实丰文化精英动漫,但总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

实丰文化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65亿,同比下降6.61%,净利润342.82万元,同比下降19.31%。

实丰文化主要从事各类玩具的研发设计、生产与营销,主要产品包括电动遥控玩具、婴幼玩具、车模玩具、动漫游戏衍生品玩具和其他玩具五大类,产品规格品种达1000多种,产品出口到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

从营收构成来看,报告期内,公司玩具自产与玩具贸易业务占总营收的90.41%,是公司营收和利润的主要来源;分地区来看,境外占总营收的84.24%,境内占总营收的15.76%。

分产品来看,玩具自产中,电动遥控玩具营收占比最高,达到了5080.24万元,其次的婴幼玩具,达到了4290.33万元。

近年来,实丰文化正式进入潮品市场,协同全球经典,潮流IP,精心孵化面向6至35岁年龄受众的潮玩品牌,打造的品牌和产品有“萌龙学园”、“洛克星球”、与《飞狗MOCO》联名的“治愈时空”系列潮玩DIY场景小屋。

另一家精英动漫上半年实现营收7782.63万元,同比减少28.16%,净利润实现261.53万元,同比下降83.09%,主要为疫情影响玩具及衍生品销量下降所致。

该公司以“叶罗丽”动漫品牌及衍生产品玩具生产和销售为主要业务,经过1-8季,叶罗丽番外篇《叶罗丽 X 冰莲花》及第9季的播出反响热烈,叶罗丽系列玩具及周边授权产品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

报告期内,玩具及衍生品销售收入占比最高,为5353.66万元,同比下降45.37%,动漫授权、版权及承制收入2428.97万元,同比增长135.84%。

疫情反复、局势动荡、高通胀率

玩具的海外收益该何去何从?

2022年上半年亏损的公司有6家,占到了总玩具公司数量的一半,其大部分是因为国内外疫情反复和国际局势不稳定因素影响,中国内陆重点城市线下门店客流量减少或关停,海外收益额受限导致的。

2022年上半年亏损最严重的公司是玩具品牌运营商与零售商凯知乐(Kidsland),营收6.04亿元,同比减少19.90%,亏损6362.3万元,同比下降628.08%。这主要是因为该公司主要业务集中在中国内地的一线城市,而报告期间中国内地多城市及地区疫情反复,受到各种封锁措施及物流支援措施暂停的严重影响。

按渠道划分,自营零售渠道收入达到5.02亿元,同比减少16.0%,其中零售店收入为3.18亿元,下跌9.6%,寄售专柜收入为1.50亿元,下跌27.5%,线上商店收入为3432万元,下跌12.8%。

报告期内,批发渠道贡献收入1.01亿元,下跌34.9%,其中分销商收入下跌33.2%至8766.8万元,连锁大卖场及超级市场收入下跌35.1%至932.3万元,线上重要客户收入下跌56.7%至439.4万元。

今年上半年,凯知乐新增零售店9家,关闭零售店13家,共计181家,与去年相比减少8家;寄售专柜新增15家,关闭24家,共计433家,与去年相比减少20家;线上商店共有21家,相较去年减少3家。

批发渠道方面,截止至2022年6月30日,凯知乐新增42家分销商,48家分销协议届满而不予重续,分销商总量为515家,去年同期为578家。今年上半年,凯知乐与12家连锁大卖场及超级市场订有批发安排;线上重要客户从6家减少至5家。

高乐股份奇士达也亏损严重,营收分别为1.61亿元和1.02亿元,同比下降12.10%和10.44%;分别亏损5723.7万元和4354.2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60.99%和695.90%。这两家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受国内外疫情和国际局势不确定性的影响,导致销售至海外客户的收益金额暂时减少。

高乐股份目前主要业务包括玩具和互联网教育两大业务板块。玩具业务方面,高乐股份拥有独立自主的“GOLDLOK”品牌,主要产品包括电动火车、互动对打机器人、电动车、线控仿真飞机、智能女仔、环保磁性学习写字板等,品类覆盖电子电动玩具、塑胶玩具、毛绒玩具、益智玩具、智能互动玩具、知名IP形象授权玩具、礼品等,规格超过1000种。

报告期内,玩具及相关业务营收1.19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73.45%,同比下降27.22%。分产品划分,模具销售收入达到188.07万元,同比增长1701.00%,主要是因为模具车间对外销售收入增加所致;机械人、女仔、其他产品及分地区中拉丁美洲、香港、其他等销售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受国外疫情影响,订单减少所致。

奇士达主要业务包括设计、开发、制造及销售高品质智能车模、智能互动式玩具及传统玩具。

该公司的智能玩具和传统玩具均有“奇士达”品牌的产品,其中智能车模产品还包含与知名汽车制造商推出的联合品牌产品,智能互动式玩具产品主要为智能互动式玩具套装、活动玩具及音乐玩具,包括与动画电视剧或电影的流行娱乐角色或玩具品牌拥有人联合推出的品牌产品。

报告期内,按地区划分收入,中国内地营收达到7350.2万元,中国内地以外地区营收为2991.3万元;按产品进行划分,智能车模占总营收比例最高,为6728.4万元。

2022年上半年,奥飞娱乐实现营收13.31亿元,同比增长1%,亏损2678.29万元,其中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为384.29万元,整体经营业绩已有改善且在第二季度实现正向利润,经营发展趋势向好。

该公司的核心主营业务包括内容业务、玩具业务、婴童业务等类别,其中玩具销售业务实现营收4.75亿元,同比减少11.60%,婴童用品营收达到6.26亿元,同比增长27.31%。

财报指出,2022年上半年,国内部分重点城市遭遇疫情反复,区域内相关企业停工停产,国际环境复杂严峻,疫情持续、地缘政治动荡及各国的高通胀问题等因素对奥飞娱乐婴童、玩具业务造成了一定影响。因此,奥飞娱乐主要围绕提升产品价格、优化产品结构、持续降本增效等针对性措施降低相关因素造成的影响。

该公司的玩具业务主要包括K12儿童玩具和潮流手办。

动漫IP类玩具以国内知名品牌“奥迪双钻”为主,包括以围绕自有动漫IP“超级飞侠”“铠甲勇士”“巴啦啦小魔仙”“火力少年王”等开发生产的变形玩具、人偶、装备、陀螺、悠悠球、四驱车等以及与全球知名IP通过授权合作开发生产的衍生玩具,如“侏罗纪”“小黄人”等。

品类玩具以积木类产品为主,公司旗下“维思积木”品牌主打中颗粒和小颗粒产品,结合IP、教育、科技等不同属性,推出了积木遥控车系列、军事积木系列、航空航天拼装系列、超级飞侠及巴啦啦小魔仙系列场景等多款产品。

潮玩手办方面,奥飞娱乐通过旗下“玩点无畏”品牌积极切入潮玩手办市场,集合外部IP和自有IP的特性进行产品研发和设计、生产制造,并通过潮玩系统渠道、连锁便利渠道以及二次元平台、电商平台等线下线上等渠道进行销售。

报告期内,结合《超级飞侠12》《巴啦啦小魔仙之魔法星缘堡》等新片热播,公司同步推出相关精品玩具项目,通过高度还原动画内容以及丰富的产品玩法,成功打造超级飞侠全新系列愿望能量球、巴啦啦夏乐彤魔法道具等爆款产品,同时拓展玩具新品类,打造益智拼装产品系列,丰富口袋小世界儿童潮玩系列等。 

除此之外,公司还积极开拓文具文创、饰品潮玩、KA超市等业态的相关渠道市场,目前已与晨光文具、得力文体、名创优品等开展合作并持续推动更多跨界文创合作模式。

星辉娱乐上半年营收为7.77亿元,同比增长46.72%,主要是因为报告期内西班牙人俱乐部重返西甲后,电视转播权收入增加所致;亏损1363.33万元,同比缩减了93.09%。

报告期内,公司玩具及衍生品业务实现营收1.6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32%,占总营收的21.72%;实现净利润1395.7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5.32%。其中车模玩具业务实现营收1.52亿元,同期增长38.07%,婴童用品实现营收0.17亿元,同比减少20.88%。

该公司的主要业务包括游戏业务、足球俱乐部业务、玩具业务。玩具业务方面主要专注于动态及静态车模、机器人、婴童玩具、积木拼装类玩具和户外骑行自行车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公司玩具产品总计超过400款,远销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已获得超过35个世界知名车企授权,在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商标知识产权,并连续十年成为宝马公司动态车模、儿童自行车系列产品的全球*授权商,也是法拉利、路虎的重要合作商。

彩星玩具是今年上半年亏损最少的一家玩具公司,实现营收2.67亿港元(折合成人民币约2.36亿元),同比增长25%,主要是因为“Miraculous: Tales of Ladybug & Cat Noir”玩具系列的扩展,净亏损141.2万港元(折合成人民币约124.82万元),去年同期为溢利1448.3万元。

同时,彩星玩具预期2022年下半年经营环境将充满挑战,许多主要经济体正面持续高通胀,不少家庭也将面对大幅上涨的食品及能源价格的压力,导致非必需品(包含玩具)的销售下降。同时,去年供应链中断引伸了预购库存积压,加上消费者支出放缓,消化该等存货成为本年度的挑战。

除此之外,不少零售商亦撤回订单,进一步加剧业内(包括本集团)的存货问题。由于供应链瓶颈已转移至仓库储存量,公司正采取降低存货水平的措施。

该公司于2022年夏季推出“星空奇遇记”珍藏系列,当中包括当*标志性的角色如舰长和大副等。2022年下旬,彩星玩具并将推出新Paramount+及Nickelodeon动画片集“Star Trek: Prodigy ”的首批动作人偶玩具。

潮玩品牌顶住压力

NFT、会员运营缓冲疫情冲击

潮玩品牌方面,线下和线上销售渠道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北京、上海等重点城市爆发疫情使得潮玩品牌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好在这些潮玩品牌都在一定程度上顶住了压力,营收减少幅度相对较小,并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以抵抗风险。

根据名创优品的财报显示,TOP TOY今年*季度实现收入1.11亿元,同比增长377%,第二季度实现收入9500万元,同比增长33%,2022年上半年TOP TOY的总营收约为2.06亿元。

财报指出,由于奥密克戎的区域性影响使得前往TOP TOY 门店所在商场的客流量有所减少,也导致若干门店暂停营业。TOP TOY门店数量截止至2022年6月30日为97家,同比增长64家,环比增长5家。

今年上半年,金运激光的IP衍生品运营业务(IP小站)实现收入4060.25万元,同比减少35.04%。

报告期内,IP小站在营线下门店共4家,共实现营收149.31万元;公司自建销售平台IP小站微信小程序交易额为109.55万元,实现营收86.72万元,累计注册用户数量为193.76万;第三方销售平台的交易额为364.20万元,实现营收242.95万元。

营业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是报告期内国内疫情反复,线下商圈客流量骤减,公司部分门店和机器人商店暂停营业,导致线下销售情况受到影响;二是疫情导致物流时效延长,导致线上销售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三是公司主动调整产品结构,老产品控制投入节奏同时新产品代替率低,使得整体产品销售规模和品类受到限制,且消费者对新产品有观望期,影响了销售收入。

除此之外,金运激光将打造NFT系列产品这一新品类,“IP小站”APP承载线上虚拟创作及玩法功能实现,是NFT系列产品的线上重要部分。IP小站APP在报告期内完成了2次大版本迭代升级,丰富NFT潮玩的玩法,如运用虚拟玩偶创建NFT音乐盒、在AR互动中推出“玩偶Party”模式等。

今年上半年,九木杂物社实现营收4.0亿元,同比减少9%,截止报告期末,共有九木杂物社481家,包括直营店324家,加盟店157家。

财报指出,受疫情影响,九木杂物社开店速度略有放缓,通过IP文创化和供应链建设提升原创商品能力;提升会员运营,提高百万级注册会员的复购率,采取会员权益延期、权益补发等措施增加消费者粘性。并通过线上公域和私域的运营缓冲疫情冲击,提升九木杂物社的抗风险能力。

尽管各个公司都在努力采取应对措施,上半年疫情反复与国际局势不稳定等不可抗力因素给玩具及潮玩行业带来不小的冲击,其影响也是无法完全消除的,对于年终能否交出一份满意的成绩单还是一个未知数。

华宇平台官网_年轻人:你有多久没逛屈臣氏了?

0915

80后、90后应该对“屈臣氏”非常熟悉,在那个电商平台还没有发展起来,线下美妆品牌大多以专柜形式存在,美妆零售平台少之又少的年代,屈臣氏进入中国内地经营后简直“如履平地”,屈臣氏甚至还成为国内很多年轻人的美妆启蒙大师。

不过,如今的屈臣氏在国内市场却江河日下。近日,屈臣氏母公司长江和记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屈臣氏中国市场销售额为96.85亿港元(约人民币83.34亿元),同比下滑17%,录得息税前利润6.23亿港币(约人民币5.36亿),同比下滑60%。

双双下滑的营收和利润,让人不禁疑问,屈臣氏是否已经远离了当代年轻人的视线了呢?

驼鹿新消费近期走访了北京东三环周边的多家屈臣氏门店发现,即便在这个中秋节假期期间这样一个黄金消费时段,大部分屈臣氏门店内的顾客并不多,甚至有的门店客流还没有店内员工多。昔日美妆零售业的老大,如今为何失去了吸引力?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市场销售额下滑明显

据长江和记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数据,中国市场保健及美容产品的销售额为96.85亿港元,同比去年上半年下滑了17%,对比其他区域,除了中国市场销售额同比下滑外,其他区域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亚洲市场销售额153.04亿港元,同比增加13%;西欧市场销售额367.98亿港元,同比增加4%;东欧市场销售额89.03亿港元,同比增加5%。

在中国市场的单一下滑,是曾经高光时刻的屈臣氏没有想到的。

从大环境来看,上半年由于疫情的反复,国内化妆品市场普遍表现并不太理想。上半年我国化妆品零售总额为1905亿元,同比下滑2.5%,下滑水平超过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0.7%。同时,这也是过去10年来,上半年度化妆品零售总额的首次下滑。

但疫情并不能成为屈臣氏中国市场下滑的“遮羞布”。因为17%的下滑幅度远超行业2.5%的下滑幅度。显然,屈臣氏的问题很可能出在自身。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屈臣氏曾是国内美妆市场的“*”。自1989年在北京开设了*间个人护理店,屈臣氏开店速度就“势如破竹”,2014年12月2日,中国屈臣氏第2000家店在天津开业,2019年,屈臣氏中国以248亿销售额位居中国连锁*第30位。截至目前,屈臣氏在中国5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4100家店铺和逾6400万会员。

2015年,屈臣氏中国EBIT利润率更是高达20%,不过6年后,2021年中国区的EBIT利润仅18.0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而此时EBIT利润率也降至个位数8%。

后起之秀趁机抢食

屈臣氏在国内市场销售额下滑,利润率下降的背后,是近几年疫情下行业的急剧变化。

首先是,美妆零售集合店的崛起。商场里,不难观察到当年轻人不再逛屈臣氏的时候,他们正在纷纷涌入以美妆零售为主要销售品类的品牌集合店或折扣店。

“时尚个性的装修”“性价比高”、“小样种类多”、“体验感十足”、“没有销售打扰购物体验”... ...是大学生贝贝和她的室友抛弃屈臣氏而选择这些新开的集合店的原因。贝贝对驼鹿新消费表示,“大学附近有个商场一楼就是屈臣氏门店,但是大学期间基本没去过,一是受疫情影响,很少可以出校门,三是网购解决了大多数的购物需求,三是即便出门逛商场,也会去一些装修亮丽、时尚大方的美妆集合店购买化妆品,不仅如此,这些漂亮的装潢还可以打卡拍照。

近些年,凭借新消费的东风和资本的势力,不少美妆集合店获得了较大数额的融资,拓店速度更是惊人。

2021年3月,名创优品旗下WOW COLOUR完成5亿元A轮融资,一年开出300多家店;7月THE COLORIST调色师的母公司KK集团宣布完成3亿美元F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京东集团和CMC资本,创立两年多时间以来,THE COLORIST调色师直营门店开出300多家;8月Beauty Choice完成5000万A+轮融资;9月HAYDON黑洞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11月Only Write独写宣布完成4500万元A轮融资;12月B+油罐宣布获得商汤科技的战略投资。

今年年初,HARMAY话梅宣布完成C轮和D轮合计2亿美元融资,由General Atlantic、QY Capital领投,老股东高瓴资本、五岳资本、钟鼎资本和黑蚁资本跟投。但这也是线下美妆集合店2022年至今*公开宣布获得融资的品牌。

资本的助推,让美妆集合店遍地开花。与此同时,由于资本的“后撤”,也让美妆集合店快速开始洗牌。2022年,美妆行业融资数量骤减,这也让多家品牌也陷入了闭店潮。公开资料显示,THE COLORIST调色师加盟店关闭59家,WOW COLOUR净关店数量超过50家。NOISY Beauty净关店数量近10家,HAYDON黑洞也陆续关闭了位于杭州、上海和哈尔滨的多家门店。另外,今年5月,KK集团港股招股书失效,后还因特许经营违规被行政处罚。

不难看出,从屈臣氏“逃离”的年轻人,在选择新型的美妆零售集合店时,也是“摇摆不定”。消费能力的下降,使得年轻人又从美妆集合店涌入到了品牌折扣集合店。贝贝称,虽然商场里这些美妆集合店新颖又时尚,但是产品基本差不多。就拿一款非常经典的“春雨蜂蜜面膜”来说,线下方面除了屈臣氏、美妆集合店在卖,各大商超甚至现在流行的新零售业态折扣零售集合店也在卖。

贝贝为此还举了个例子,她称“同款“春雨蜂蜜面膜”在屈臣氏可能卖70一盒,在美妆集合店会卖60一盒,在综合型的折扣零售集合店可能会卖50一盒,到了线上,价格可能会更低”。

转型见效几何?

显而易见,无论是资本助推起来的各个新品牌美妆集合店,还是综合性的品牌折扣集合店,凭借着更时尚、更个性、更低价等新消费特征,都从屈臣氏手里抢走不少年轻人。

对此,屈臣氏并非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

泰坦尼克号之所以撞向冰山,除了对冰山发现的太晚,还在于即便看到了冰山,但无奈船体太大而船舵太小,仍撞上了冰山一角。

不过,为了不撞上“冰山”,屈臣氏很早就开始准备转型。2016年,屈臣氏中国的营收为209.14亿港元,首次出现业绩下跌,屈臣氏也开启了转型之路。

BA服务(“beauty adviser”,即美容顾问)是屈臣氏一直以来的服务,但也备受顾客的抱怨:“过分热情”,“推荐产品不适用”,更有顾客表示对于屈臣氏的BA总是跟在身边唠叨会反感,原本逛街的体验感瞬间变成只想买点东西尽快离开。对此屈臣氏表示在2020年设立了培训中心,对3000多名BA进行培训,从皮肤测试、化妆等服务上为顾客提供服务。

为此,驼鹿新消费特意随机体验了一家位于北京华茂商城的屈臣氏门店,在提出想要购买口红后,发现一位服务人员会提供为顾客试色服务,不过其仅积极地推荐某一款品牌的口红,对于询问其他品牌口红时,服务人员除了不推荐以外,也不再提供像上一款口红一样“热情”的试色服务。这不禁让人联想不同品牌提供的差别服务是否真是品牌产品原因,还是有其他原因。

另一方面,在私域流量的运营方面,屈臣氏也在一直适应中国市场的发展,推出了讨好新一代年轻人的购物模式——“O+O”零售模式。简单来讲,就是BA通过添加企业微信、办理会员等方式将顾客导入到屈臣氏的线上商城,即可以免去第三方平台的佣金,也可以提供给顾客更多服务和体验。

从当下的购物体验来看,不少消费品牌都已经布局了私域流量的导入口,线上商城、微信社群、BA个人企业微信直接私聊等都成为当下购物常见的方式。只不过从时间上来看,屈臣氏发展得更早,其2017年就开始布局了“O+O”零售模式。

不过,由于竞争对手也陆续布局私域流量,屈臣氏以及“O+O”零售模式似乎需要更加新颖的转型之路。而不是简单的在线上商城里通过促销价、优惠券等方式获客,对于线上体验、服务顾问、配送物流等方面仍有提高的空间。

除了来自市场的竞争压力,屈臣氏还需要在运营管理方面更加敏捷一些。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驼鹿新消费搜索“屈臣氏”,发现目前共8800多条投诉量,同时关于屈臣氏线上小程序购物下单也有不少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线上下单遭遇不发货恶意退款、取消订单难以退款、配送不及时、购买遇到问题却联系不到客服等方面,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屈臣氏的管理乱象。

屈臣氏的转型背后,是不得不面临的4000多家门店的高额运营成本,以及品牌老化带来的年轻顾客流失等问题。进入中国30多年以来,从顺风顺水到如今被逐渐蚕食掉市场份额,屈臣氏的转型速度需要再快一点。

华宇注册开户_流血、止血、再造血,AI独角兽们何时涅槃?

0914

今年,格灵深瞳、云从科技先后成功挂牌上海交易所,给AI行业增添了不少热闹之气。一个自成立以来就带有“明星”光环,一个有“国家队”背景,怎么看这两者均是AI行业中不容小觑的种子选手。

然而,这次理想和现实的转变来得太快。格灵深瞳上市首日股价破发,走势不容乐观;云从因为招股书中明示的烧钱能力而成为了市场质疑的焦点。

但实际上,此类情况已经见怪不怪,像商汤、依图等其他AI大厂身上或多或少也有类似的问题存在。而且深扒其他厂商的发展情况不难发现,格林深瞳和云从的现状正是国内一众AI独角兽上市浪潮后的缩影,以及行业整体发展艰难的真实写照。

流血成发展惯性

长期以来,AI企业亏损已经成为常态,大部分的AI公司似乎都背负着难以言说的资金压力,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近些年有越来越多的AI 独角兽更加执着于上市。从客观来看,这些AI企业基本上是赚吆喝不赚钱,即便是上市也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

事实也确实如此,就拿已经成功上市的格灵深瞳、商汤、云从来说,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格灵深瞳期间亏损1256.16万元;商汤期间亏损31.58亿元;云从期间亏损3.25亿元。

盈利的难题仍旧是飘在上市AI企业们头上的一片乌云。

面对这样的现状,AI独角兽们好像都已统一口径,表示目前正处于“战略性亏损”阶段,即为了长期收益而做出现实牺牲,在前期亏损的情况下也持续投入,以求未来大规模商业化。换句话说,AI公司当前的亏损状态是它们为了实现未来持续收益而做出的主动选择。

而这种阶段亏损思维落实到具体经营上往往是不断拔高投入,众所周知,AI公司是技术密集和人才密集型企业,资金支出的重心很大部分都偏向技术和人才方面。

一来,人工智能产品是技术驱动型产品,为了保证技术从概念到产品的“安全”落地,不仅前期研发投入高,后期迭代更新速度还得跟上,从始至终都需要大量资金作为背后的运行保障。可以说,技术研发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所在,目前在这方面支出大似乎已是顺理成章之事。

就各家今年上半年财报来看,商汤扣除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后,研发投入仍高达18.8亿元,是总收入的133.1%;格灵深瞳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累计研发投入5710.1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48.73%。

二来,相比其他行业,AI企业对从业人员的知识背景有更苛刻的要求,对应地,在人才成本支出方面也比较高,其中AI企业典型的股权激励制度更是一笔大额费用。譬如云从科技2019-2021年期间确认的股份支付费用分别为2.31亿元、1.9亿元和1.77亿元;格灵深瞳预计2021-2024年将摊销的股份支付费用总额达14414.59万元。

收入规模不大,但前期研发投入以及股份支付费用高企,花钱速度大于挣钱速度,正是致使现在大部分AI企业常年亏损的通病。

从当前各大AI公司的发展路径中,不难看出它们的盈利逻辑已经形成了一条共性思路——先流血上市,再追求持续增长改善盈利状况。然而AI独角兽们才完成*步“上市”,目前在追求增长阶段,持续性还未可知,流血还在继续,短期内摆脱亏损问题还是一件相对艰难的事情。

止血迫在眉睫

常理来说,企业长期大肆“流血”总归不利于自身的持续发展,况且当下市场形势多变,要求AI大厂们止血显得更为迫切。

一方面,资本没有耐心,二级市场对于这种大规模亏损的容忍度并不高。AI风口落地,行业正处在去泡沫化、挤掉水分的阶段,现在显然已经不是靠着炒作概念让投资者买单的时候。如果AI企业仍然无法消除亏损持续扩大的风险,让投资者看到盈利的曙光,恐怕很难安抚投资者对AI市场的消极情绪。

另一方面,像商汤、云从等玩家居多以G端客户为主,话语权主要掌控在终端客户手上,它们作为服务提供商,相对缺乏回款的主动权。此外在疫情之下,下游B端企业的经营发展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应收回款可能有所缓慢。种种看来,AI企业们自身的现金流并不稳定。

鉴于此,AI玩家们也开始逐步落实关于“止血”的针对性方案。据前面所述,AI大厂们流血过多的症结主要在于营收规模跟不上高昂的研发成本,而其对“症”下药,便是要从提高研发效率入手,*程度降低研发成本。

在这方面,AI玩家们步调倒是趋同。前有商汤打造新型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提升AI算力,实现商用模型规模化量产。后有格灵深瞳升级人工智能算法平台,减少人工干预,实现模型快速交付的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成本管理关系到企业抵抗内外压力的能力,对于目前以及未来预计持续重押技术研发的AI大厂来说,具备成本管理能力更是显得尤为重要。譬如格灵深瞳曾测算,当未来毛利能够覆盖成本费用的时候,便可在2023年实现扭亏为盈,可见成本控制对其盈利起到的关键作用非常明显。

不可否认,目前的AI大厂们在成本控制上的确用心良苦,只是就目前事实而言,各家的研发成本仍是居高位的状态,止血效果还有待强化的空间。

造血有待验证

都说一级市场看故事,二级市场看实力。当下AI技术广泛落地,众多的玩家如果无法在故事以外找到AI更多的现实价值,恐怕也将会逐渐失去存在的意义。比较乐观的是,如今多家AI企业都在思变,寻找更多可行的商业化场景。

其一,扩大业务范围。

众所周知,商汤、云从、格灵深瞳等AI企业普遍都存在客户集中度高的问题,而需要说明的是,这种经营现状目前所带来的弊端还比较显著。

首先,会造成AI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差,因为一旦销售量较大的单个客户发生风险或变化,便会对AI公司整体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其次,客户集中度过高并不利于AI企业们培养自身的议价能力,对后续盈利目标的实现也有一定的阻碍。

由此一看,这些AI公司未来要想达到持续收益的目的,不断向外拓展新领域,减轻对主要客户的依赖程度势在必行。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各AI大厂已开始进行多维度布局,以求业务类型拓展更多、范围覆盖更广。

比如在应用场景上,格灵深瞳在体育健康、轨交运维两大新领域进行了前瞻性的业务布局;在算法上,商汤持续对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和语音识别等进行自研算法开发,在原本擅长的视觉处理基础上扩大现有业务范围。

其二,冲破市场局限。

大部分的AI公司基本都是做的To G和To B的生意,营收高低受少数大额订单影响较大,盈利处境比较被动。最重要的是,随着各家产品同质化问题逐渐显现,以及更多巨头的加入,未来这种营收模式的难度可能也会加大。AI独角兽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样的问题所在,纷纷开始试水To C领域的发展。

2022年8月份,商汤发布面向消费级市场的硬件产品——“元萝卜”下棋机器人,同年9月,格灵深瞳推出自研的沉浸式人机交互系统MetaSense及大场景沉浸式互动游戏。两者的想法也很明显,就是希望能通过为C端用户服务,探索企业产品和商业模式的转型。

不过,相比于百度、科大讯飞等早早就在C端布局的玩家来说,商汤、格灵深瞳的转向脚步并不算快,而且云从、依图、旷视三家目前的转向动作也不大。强敌之下,常年耕耘B端和G端的格灵深瞳、AI四小龙能否在C端中快速突进,提升话语权还有待时间验证。

另外不能忽视的是,这些新业务场景的商业化落地进度还存在许多可能阻碍的因素,比如交付能力不足、客户对产品的接受度不高,或是最终商业化效益无法弥补前期投入等等。因此,资金有限的AI公司们在拓新规划上会更加谨慎行事。

毕竟与快速迭代的消费类产品不同,对于高研发投入的AI企业来说,AI等硬技术的研发和商用的风险相当高,一旦失败,所投入的高额费用也会付诸东流。总之开拓新领域是大胆而冒险的探索,能否对A独角兽们的盈利目标产生助益作用还未可知。

竞争环境升级

当前行业已然回归理性,AI大厂们必须要完善止血体系、增强自我造血能力,这不仅仅是为了快速实现长期收益,也是为了能够在群狼环伺之下扛住外来竞争风险,争取长足发展。

据中国通信院数据,预计2022年国内AI核心产业规模达到1573亿元,复合增速58%。产业持续快速增长,意味着可能有更多的AI公司从中受益,与此同时,赛道的高速发展也会让玩家之间的竞争关系越加紧张。

一来,以海康威视为代表的硬件厂商也在谋求智能化转型,补齐在软件方面的短板,其产品已覆盖到智能家居、智慧医疗等多个领域。二来,阿里、腾讯等众多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加速布局AI赛道,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与其他AI公司争抢订单。

这些玩家或或硬件实力突出,或资金势力雄厚,格灵深瞳、AI四小龙所要面对的竞争压力无疑是巨大的。接下来如何保持住自身优势,在激烈的竞争中是实现长期发展或者才是这些AI公司需要着重思虑的关键问题。

至于问题的解决思路,或可以从两个方面下手。*,兼顾创新。注重实现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创新,同时结合大数据等其他先进技术进行融合创新,以满足各行各业以及用户对人工智能产品的多元需求。第二,保持稳健经营。谨慎扩张,重点维护现金流的健康状态。

综上所言,大部分AI公司仍处于失血状态,造血能力还未夯实,资本市场对它们的期待值并不算高,叠加业内竞争的加剧,各个AI公司的生存处境都不容乐观。因此,无论是对于格灵深瞳或是AI四小龙来说,距离坐等收益、稳定发展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市并不是终点。

华宇注册_半年融两轮,朝上科技完成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0913

投资界(ID:pedaily2012)9月7日消息,深圳市朝上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朝上科技”)已于近日完成润土投资、灏浚投资、分享投资等数千万元人民币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产品量产,以及跟整车厂客户的技术定点。

据了解,朝上科技是一家磁流变智能悬架整体方案供应商,专注于以自研磁流变材料配方与应用,依托于自主研发设计的新材料配方——磁流变材料以及自适应的智能控制算法,提供振动控制与运动控制的智能解决方案。目前,主要应用领域为汽车智能悬架和专业级云台设备的智能隔振等。

目前,朝上科技主要产品有汽车智能悬挂系统、飞机起落架智能阻尼器等。此前,今年2月,朝上科技曾获红杉中国投资的1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本文来源投资界,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0112.shtml